今天是
            总校|幼教部|小学部|中学部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 >中学部>学子风采>详细内容

            学子风采

            且随疾风前行,身后一许流星|学生优秀作文欣赏

           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5-16 10:07:32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          苏大实验学校2018级高一(1)班学生,初中毕业于蠡口中学。现任高一(1)副班长,语文课代表。喜欢阅读,热爱写作,对理科学习也有浓厚的兴趣。他的写作俏皮而有灵气,轻松而颇有蕴藉。这里从他的课外练笔和考场作文中择选四篇,美文共欣赏。

            c574374699db4293901789062f0fa884.png

            蝉鸣之夜

            当我拿笔对着作业发愁的时候,窗户外面的蝉忽然叫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原来他们已经悄然而至,静候夏的来临了。

            我觉得,对于蝉来说,“静候”这个词儿特别美好,让人从心底迸发的欣慰。

            不觉想起,不知何时在某本书上看到的不知名的小趣事:西北极寒之地,有一种蝉,匿于土间23年,在雪山冰融,雪水骤来,方始苏醒,于泥水间洗澡,于寒风间晾翅,振而飞碎虚空。

            二十三年,对于人来说,是一生的光辉时期,而对于此蝉来说,这23年是黑暗,是污浊,示是乏烦。但是他静候着,静候着,他知道属于自己的一天会到来。然后安然自在的在泥水里洗个澡,一飞冲天,又安然永眠于泥土之中。这是我所终身敬佩的蝉啊。

            窗外于春鸣叫的蝉啊,你又经过了多少年的等待?

            窗外于夜鸣叫的蝉啊,你是如此迫不及待,而又自在安详的合唱。

            窗外于心内鸣叫的蝉啊,你期盼着什么呢?

            月隐,云静,蝉鸣。

            倒也是一番意致,只可惜,在大都市的夜里,又有几个人能注意到?

            思绪又飘到幼时的乡下,夏夜有蝉鸣,有爷爷的手拿芭蕉扇给我扇风,有一个一到晚上就被骗去数星星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又闻蝉鸣,顿首顿首,不知情从何起。

            你且鸣着,等待着你的高飞的来临。

            我且走着,静候着自己的到来。

            静候那个夏夜再来,静候暮光轻柔,微风作伴,青烟袅袅,晨鸣刺耳,日光明媚,穿山无痕,踏水无声,清闲多年,鸣声大作。

            彼时,砍柴为篱,种三株桃树。

            彼时,撷禾为米,再酿两瓮清酒淡如水。

            我,静候着。

            嗅梅

            尽日寻春不见春,芒鞋踏遍陇头云。归来笑拈梅花嗅,春在枝头已十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[唐]无尽藏比丘尼

            一休望着眼前小山高的柴堆,不由生了丝许倦意,刚刮青的头顶也冒了涔涔的汗珠。

            他从柴房走回庙里,两旁的菩提木该绿还在绿着,山上松柏一全然不怕岁寒的样子。师父总说春天到了,春天到了,可是春天在哪里?

            “万紫千红总是春”,我要找到春天,和春同驻,一休想。

            “师父春天到哪里找?”

            师父却顾左右而言他“吃饭”。

            过几天又问,师父又说“喝茶”,再问师父还是说“睡觉”。

            小庙的后门半掩着,师父还在打坐。吃饭,喝茶,打坐,就是他的日课,他却说春天来了。

            案前的青烟也淡不下他的杂念,每每拜佛念经,总觉得迷茫。拿起竹杖,穿上芒鞋,走寻春去!

            一休想到那位武陵人,忽逢桃花林,奇遇落英缤纷的美景。让我与春也来一场偶遇吧。

            他来到打水的井边,风吹着,从井口掠过,似着鬼怪的喊叫,此外便再无他物。他走过往日拾柴的几条小径,地上只半残的,掩在泥里的黄叶。他有些急了,这满山的萧瑟啊!

            昔日踏的小径还是小径,只是偶尔有迷路的游人。泥里的黄叶还在,但不知是几年几刻的菩提。辗转来到枯井,他记得它以前清澈的井水,微甘入甜。破败的风刮过,便晓这井里的“鬼怪”还不曾褪去……

            脚上的僧鞋踏破了一双又一双,日出日落,云起云飞,鸟来鸟去。

            突然,他闻到一股清丽的香味,从他的鼻尖,头皮,耳廓,眼眸沁入心田。一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他很开心。只是他想春天决不是这个样子,他眸子里跳跃远山的朦胧,仿佛在那里才是春光绚烂!

            风割过他的面庞,生疼。饥饿、寒冷、风梳发雨打脸,身心俱疲的他,耳畔传来师父呼唤。

            寺庙还是原来的寺庙,但他眼前突然明亮,一阵风吹来,风里透着奇香。他想起了那种由外及内,再从内浸到外的畅意。那是山门前那棵白梅,它不正是春的信使吗!刚刚的清香透着生命的气息,不仅他眼中所望是春,而且身心所携也是春。僧衣是青色的,但总有花的色彩。

            他用手捧着香,像佛祖拈着花,那是对生机希望从骨子里透出的喜爱。寺庙里的花花草草也被其感染,焕发了生之活力。

            他吃饭,喝茶,打坐,俨然成了枝头的一朵蹲守着的淡雅梅花。


            且随疾风前行

            放学铃声刚响,火火就头也不回的冲出教室,径直奔向一条小巷。

            那是他回家的路,但让他着急回家的是家门口炸年糕的蒸腾香气。

            “阿姨,来两块!”火火很是迫不及待,两眼死盯着金色的糕。

            “好勒。”阿姨手脚麻利的给他切了两大块,活着时更是急不可耐,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两大块糕,然后心满意足的回家。

            巷子里人来人往,火火贴着墙根走,矮矮的土墙上,便是些瓜藤,地上铺的是碎碎的石片,远远望去,也便几分古色古香的味道。火火就着唇齿间的余香,走完了回家的路。

            火火慢慢长大,小巷仿佛在慢慢变小。工业的扩张,已经撤去了瓜藤,炸糕的香气也随之褪去。火火看着眼前的路,煞是陌生。

            小巷越来越短,但火火却感觉越来越长,他走得的是那么慢,仿佛在寻找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原来曲折悠长,但他走得很快。

            如今短小直截,但他走得很慢。

            仿佛是他的成长,拖慢了他的脚步。火火每次经过小巷,心底就会空落些东西。那东西带着脆脆的脚感有些清新的绿意,便有石头一样的坚硬,但这些东西都慢慢从他身上掉了下来,火火显得很迷茫。

            母亲看出了他心里的那份不舍,以及对过去的羁恋,深知这样不好。

            母亲给他炸了一次年糕,火火吃得很多,边吃边看着门外的那条路。

            “小时候你只到我的腰,那时候我就想把你养大,需要多久,是多么长的一条路啊?”母亲亲亲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火火顿了顿,看了看碗里的糕,没有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“一个寒来暑往,三个寒来暑往,十几个寒来暑往,现在看来却像是在眨眼之间,也没必要在意太多。”母亲又说道。

            火火咽了嘴里的年糕,轻声嘀咕着:“我怀念从前。”

            母亲打断他:“你活在现在,路在你脚下。”

            火火走出家门,看着路,点了点灯。

            成长是一条很长的路,走起来却快,因为这条路就在眼前,走便是了。

            且随疾风前行,身后一许流星。

            天长地久

            夜晚,群星闪烁。我在小区里闲逛,看见一个奇怪的家伙。唯一她一直仰望着星空,脸上一片沉静,唯有漆黑的双眸中,映着星的光芒,不断闪烁。

            我想上去向他搭话,只听得他开始自言自语,并不断比划着什么。他张开手,对着星空叹道:“牛郎星与织女星间的距离,仅只有一条手背的样子,而实际上足有16光年,多么可悲啊!”我见他感伤的样子,不忍打扰他,他的目光在牛郎织女间徘徊,我感觉他不仅仅是在想牛郎与织女。

            我鼓起勇气同他交流,才知他是事业上失利了。本来大学毕业准备当老师,却每每在面试关头被淘汰,他曾多次见到希望之光,却总是被中间那条长长的跑道隔开,无法到达终点。即使我对他来说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,可是,就像我遵从内心向他搭话一般,他也向我倾诉,这便是人与人之间奇妙的相遇。

            我听着他说自己的事迹,竟也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受,这无际的天隔开了牛郎织女,而这广袤的地拦住了他与事业。我心中有些不甘心,好像他的放弃就是我的放弃一般,我咬了咬牙,看着他那沉如死水的面容,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,交浅言深是最为忌讳的,我只得把话咽回去,两人同坐于星空之下,一时无话。

            气氛也凝固了,树叶不再沙沙作响了,无垠的天边是牛郎织女,广袤的地上同是两个天涯沦落人,他开口了:“曾经,我只在小乡村里读书,本以为来了大城市,读了大学就能找到一份好工作,谁知比我大学好的处处都是,我以为事业离我很近,可我全力奔跑了二十几年,也未曾触碰她的衣裳,现在我觉得他离我很远很远。”我惊讶于他能对我坦露心声,同时也做出了回应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我相信只要不断尝试,总有一天能到达跑道的终点。”我说罢便见其表情有些变化,即使是老套的话语,在真心之下总有些用处,况且我也无法给他更多有效的建议,只是这样也只有这样,能够表达我对他的鼓励了。

            我对他的勉励,实际也是对我的勉励,看到他这么一副看破世事后的颓废之样,总让人提不起劲。我像扔了一块石头进了死水中,哪怕小却也有了涟漪,他的表情有了极细微的变化。我便同他聊了起来,我也曾得意,我也曾失利,我也曾登上神坛,我也曾甘愿平凡,我们是这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,我相信即使再长的路总有走完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自那以后我很少见到他,不过我有他的联系方式。第二年七夕他发消息告诉我,他被录取了。

            那晚,我在阳台望着牛郎织女。

            只狂不谦汤火火

            汤火火是个怪人,人如其名,很火,很躁,也很狂。

            江南的冬,看似温情,实则有着小刀子一样的寒风,但火火靠着一身膘,穿个黑色小短袖,到处乱蹦跶。冷?火火的字典里压根没有这个字。

            跟这等货色做朋友,心境要好,要能忍世间一切不能忍之事。跟他走在大路上,没事就会踹会树,摸摸花,那样子,不可一世的样子,恨得你直牙痒痒,但这不足为狂,只能说嚣张。什么是狂?他自己说了,纵千万人吾往矣!虽然我只能在食堂看见过他这样。

            但看书时,自有一番傲浩然之气。凡是他读的书,书的封面都不见得完好。每至兴处,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面色微潮,手中的笔龙飞凤舞。这红的那绿,翻过页来又是一团团黑糊糊。需得一番斟酌方晓得写的是什么。他自诩平生最厌徐志摩,什么“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”,在他眼里,纵是自己的随笔都比不上的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听他读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还。”时,竟带了一丝陶醉,我赶紧撞了撞他的肩,他稍有停顿,眼睛半睁半闭,抖着二郎腿,仿佛用鼻子喷出话,牛气冲天地说道:“淡定,我只是因为发生一个和自己志趣相投的‘后生’而已。”我不禁在心里翻了他无数个白眼。

            如此,你说他能不摔跟头吗?摔,但摔了之后就不认账。仿佛就是自己那身肥膘可以无限减震一般。 就是教导他不要眼高手低,他又以一句“眼不高,手又怎么会高?”气得班主任小半天说不出话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我问他,咱中国千百年儒家思想,怎么就有你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,《论语》难道对你没启发吗?他冷笑道:“老孔除了一句‘君子不器’我看的上眼,又有些什么金句良言。”

            我说:圣人云“‘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’,难道也看不上?”

            他说:“己之所欲,也要勿施于人。”

            我说:圣人云“三思而后行”。

            他说:孔夫子自己就反对自己,“再思则已,何必三思。”

            我说:圣人云“质胜文则野,文胜质则史。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”。你狂得有些粗野。

            他说:孔子也狂“道不成,乘桴浮于海”,孟子更狂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,张横渠狂得一塌糊涂,“‘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万世开太平,为往圣继绝学’,你一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,却想找一个支点撬动地球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不禁大为汗颜,并萌发了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自卑。

            直到有一天,我读到一段话:

            知其雄,守其雌,为天下溪。

            知其白,守其黑,为天下式。

            反其意而行,豁然开朗。汤火火,你,走好!



            终审:苏州大学实验学校超管
            【打印正文】

            相关信息

              久久伊人网 婷婷综合五月|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av| 大香蕉伊人网站| 大香蕉伊人久热在线| 天天日天天干天天啪| 狠狠干在线电影| 色综合久久| 中文字幕av高清片| 欧洲午夜福利电影午夜| 男人的天堂手机在线吗| 日本一级x片视频| 伊人综合在线影院免费| 天色综合网久久| 五月情丁香| 五月婷婷在线|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| 婷婷丁香激情五月| 伊人22成综合人网名| 香蕉网久久| 日本av精品中文字幕| 手机看片大香蕉伊人| 婷婷综合五月| 大香蕉伊人色在线视频| 婷婷五月久了视频| 99久久免费热在线精品| 天天啪天天干天天| 伊人综合在线大香蕉| 伊人久久精品99热超碰| 97人人超人人超碰超国产| 日本一级片在线观看| 日本最新av| 秋霞电影免费手机版| 天天干夜夜射天天操| 加勒比综合久久| 一道本在线综合久久爱| 大香蕉久久网在线视频| 久草在线久久| 五月婷婷开心综合开| 五月婷婷开心综合| 天天干天天干天天天| 五月婷婷开开深深深爱|